首页 > 美文阅读 > 散文美句

夏柠檬初遇苏溪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廉价的味道

时间:2017-09-21来源:艾玛娱乐美文网作者:熊成球阅读:

说到柠檬这个东西吧很多网友都有一个感觉,那就是这个东西为什么会酸,又有时候会出现不酸的情况,但是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带来的东西不是柠檬酸不酸的问题,而且一篇关于有个人叫柠檬的爱情文章,有感兴趣的网友可别错过了!

夏柠檬初遇苏溪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廉价的味道

夏柠檬初遇苏溪的时候,她还在街区摆摊,因为年少叛逆而出来打工赚生活费的黄毛丫头,不懂礼数,也没有规矩,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廉价的味道。

那是一个下午,细雨微风充斥着整个小摊,柠檬冷得蹲在水果摊旁,卷缩成一团,使得原本就瘦小的身体显得更加的渺小,仿佛就要没入尘埃。

“老板,给我来几斤不是特别酸的柠檬,记住哦,不是特别酸的!”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就这样出现在柠檬的眼前,她条件反射顺着手往上看。嗯,正如她想的一般,面容清秀,根根分明的睫毛上夹杂着淡淡的雨水,像是蒙着一层雾气。在往下就是眼睛,柠檬还想多看看,见被自己眼光深究的人正在打探着自己,不禁羞红了脸,连忙低下头拿出一个便利袋挑上几个看起来不是特别酸的柠檬递给男生。

“喏,给你,这几个柠檬看起来不是特别酸,要是酸的话你可以拿回来找我,我经常都在这儿的,包退换!”她直起身子,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盯着男生,后来觉得不够诚意,又在自己的胸脯上拍了几下以表诚心。

男生接过柠檬,笑了笑,脸上多了几分柔和与痞气。

“不就是几个柠檬嘛,太酸了大不了不吃嘛,而且我感觉酸不酸的都一样,反正都是要吃,别怕,我是不会赖上你的。”

“嗯,反正你要是觉得酸的话,就来找我好了,我给你换。”

“我今天上午跑了大半个城区也没见到有人在卖柠檬,就想着先回家,刚好在这儿就碰见你在卖柠檬,而且这柠檬看上去还很新鲜,应该吃起来还可以吧!”

男生说了一大串话,具体说了什么柠檬也不知道,脑袋里就只剩下柠檬两个字。像是带着一种魔法,让她上瘾,让她着迷。柠檬想,许是很久没有听到有人讲这两个字说得那么好听了,才会让她有心跳加速和呼吸困难的感觉。想着想着觉得肯定是这样的,重重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提醒自己打起精神来。

柠檬整理好思绪,将剩余的零钱找给男生。

男生拿过零钱,数都没数就一把揣进口袋。向下看着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女生,想再说几句,就听到有糯糯的声音在喊他,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

“苏溪,你怎么在这儿啊?我找了你半天了都!”

柠檬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源。

女孩长相甜美,看起来十分有气质,一双纤细无比的手正搭上叫苏溪还是什么的男生的臂膀,娇滇似的戳着他的肩膀。

柠檬赶紧低下头,双手绞着自己廉价的衣服,满脸无措。

“你不是说你要吃柠檬吗?但是我跑了大半个城区也没有人卖,刚巧在这儿碰到就买了几个,打算带回去给你。”

女生拉着苏溪渐渐走远,柠檬抬起头目送他们,岂料男生会转过头来,视线就又撞在了一起,她尴尬的转过头,就听到有声音传来。

“谢谢你的柠檬,酸的话我可要回来找你换的,到时候可别耍赖。”

柠檬没有笑,也没有说话,只是觉得内心有个地方坍塌了一块,又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滋长出来,一点一滴的占据了整个心脏。

柠檬见到苏溪是在她以为她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的时候,因为在这之前她跨过了大街小巷,翻遍了整个城区的大学也没有找到他,柠檬想,可能缘分不够,再见也是强求。

阳光好的不像话,柠檬一如既往的窝在一个地方摆摊,边磕瓜子边看着现如今非常流行的韩剧,哭得跟电视剧里的主角是自己一般,不能自己。

柠檬看得入神,直到摊子上的水果哗啦啦的滚了一地才缓过来,一大股泼妇味袭来,卯住了劲打算同肇事者大战三百个来回,站起身来瞟眼看到了蹲在地上捡水果的男生,怨气全消了,思绪像是跨转了一大圈,从暴风雨到晴天,只需要一个你。

柠檬眼睁睁的看着男生把水果一个一个的捡起来,那些沾了他体温的水果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苏溪好不容易捡完地上的水果,抬起头就感觉有人在直愣愣的望着他,看得他发毛,无比心塞的转过头来看着摊主,一个劲的陪不是。

她一愣,连忙换上一张嘻嘻哈哈的笑脸。

“没关系啦,反正又没有摔碎,还是可以卖的出去的嘛,欸,对了,上次买回去的柠檬酸不酸?应该不酸吧,我看着挺黄的。”

苏溪眯起眼睛想了半天,终于记起她来了,又想起了那天买的柠檬,

嘴角的弧度翘了一点。

“嗯,感觉还可以,也不是很酸。欸,对了,反正我把你水果搞坏了,我请你吃饭吧?就在附近,感觉挺好的,你要不要一起?”

柠檬看着苏溪的脸,心头一热,忙不迭的答应。

他们一起将摊子上的水果收好,用一大块布细心罩好,唯恐别人对她的水果起了歹心。

做完这些后,柠檬傻乎乎的跟在苏溪身后,呆滞的望着眼前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背影,心里满满的都是欣喜。

那里的菜色的确不错,本来柠檬还打算装装矜持的,不料美食太诱人,她尝了一口就丢盔弃甲,两眼放光。

苏溪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是觉得好笑,不经意的弹了她的脑门一下。

“你呀,能别表现得这么明显好不?就只差在你脑门贴上我是吃货几个大字了!”

柠檬也不抬头,继续在美食里奋斗,哼哧两声以表抗议。

“对啦,你叫什么名字?聊了这么久都忘了问你的名字了。”

她这才从一大堆饭菜中抬起头,满眼希冀。

“我叫柠檬,夏柠檬,夏天的夏,柠檬的柠檬。”

“柠檬?这名字蛮好玩的,又好叫又好听的,你爸妈取名真有水平。”

柠檬差点被他的话给噎死,呵呵呵苦笑两声,她绝对不会告诉他她名字的由来是因为当初家里穷得只剩下几个柠檬了,爸爸看她是个女孩,连名字也懒得取,看见家里的柠檬便顺口说就叫夏柠檬吧!她的名字来得一点都不浪漫,甚至有些卑微。

她不说话,气氛突然有些尴尬,苏溪看见她嘴角的笑容浅了一些,便支支吾吾的错开了话题。

“我叫……苏溪,草办苏,三水溪。”

“我知道。”男生的话刚说完,对面的女生就接过话来,苏溪惊奇的望着她,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懊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暗地里想扇自己两耳光。

“那个啥,你上次不是在我那儿买柠檬嘛,我听见你女朋友喊的。”

苏溪恍然大悟,一个劲的点头,柠檬看时机成熟,赶紧换了个话题。

他们在小店里坐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苏溪的电话响起才记起时间,两个人交换了电话,匆匆告别。

柠檬手上捏着苏溪手写的电话号码,一路上高兴的像是中了几百万的大奖,又怕一时大意将电话弄丢了,伸手把那张载满喜悦的小纸条收进内口袋里,那是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其实说交换电话的时候她是带的有手机的,诺基亚老牌子的手机,还是买的二手手机,小小的旧旧的,躺在口袋里瑟瑟发抖。她不想把它拿出来,怕他看见了会觉得她很穷,原来喜欢一个人最开始有的感觉会是配不上。就像是他的苹果永远不能与她老旧的诺基亚在一起。

柠檬赶到摊位的时候已是晚上,周围漆黑一片,她摸索着抵达摊位,打算把水果都转移到屋子里去,凭着微光终于看清了情况,水果早已被人扒走,只留下几个小的可怜的在摊位上泛光。

柠檬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么些水果全都被偷了,这相当于你辛苦了几个星期的劳动成果都没了,要是当初没有跟着苏溪去吃饭肯定就不会这样了,柠檬这样想,但是她不后悔,因为那张写着他电话号码的纸片还在胸前,一点一点温暖她冰凉的身体。

柠檬贴了些钱又把水果摊开了起来,生意跟以前一样,不冷不热,闲暇的时候也会穿过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不同的就是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笑起来如阳光般灿烂的大男孩,那个小小的纸片也在回家换洗衣服的时候丢失了,她同他再一次失去了联系。

又到了周末,柠檬摊上的货需要填补,一大早就来到市场等待水果批发户开门,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早上的第一个顾客拿货的价格会便宜一些,细细算来也没便宜多少,大概也就是十几块钱的事,但是她也愿意早早的去等着,就是因为那十几块钱可以够她吃两顿饭,够买一些零食犒劳犒劳自己,也可以再添上点钱去电影院看一场不烂尾的爱情片。对,她就是活的这么卑微,可以这有什么呢,至少,她很开心。

柠檬哼哧哼哧的扛着一大堆水果搬回家,联系好的三轮车师傅也没来,打了个电话说是今天早上起来的太迟了,误了时辰。她也没生气,笑嘻嘻的说没事,还嘱咐老伯晚上多睡几个小时,对身体健康些。她都理解,现在的人都过得不容易,没必要为了什么去责怪别人,一句温暖的话比狠狠地呵斥更起作用。

好不容易把东西搬完了,美滋滋的用今天省下的钱去平常不常去的奶茶店要了一份她最爱吃的烧仙草,小心翼翼的品尝。柠檬喜欢在吃东西的同时细细打看周边的环境或者是人,跟往常一样,她坐在靠窗的单人坐,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就好像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可是她看到一个自己好像很熟悉的人,又感觉是看错了,伸起手揉揉眼睛再看下去还是觉得熟悉,再细看就认出是苏溪。此刻他正七倒八歪的坐在路边的梯子上,身上的白衬衣也被路边的泥土溅起呈现一大团一大团的黑色斑点。柠檬焦急的看看附近,好像没有谁是和他一起的,顾不得手中的美食“哒哒哒”的奔下楼去结帐,赶了过去。

他坐在梯子上,手上提着未喝完的酒瓶,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就像是一个玩偶,就安安静静的放在哪里,不动,不吵也不闹,和他以前阳光的形象简直搭不上边。

柠檬心里慢慢泛着苦,迈到他身边坐下。苏溪也不管身边怎么突然多了个人,依旧拿着酒瓶呆呆地望着地上斑驳的青苔。她见他这般也不好说什么就这样坐在他旁边什么话也不说,直到从屁股传上来的凉意直达头顶的时候也终是忍不住了,扯了他衣袖一下。没反应,再扯一下,还是没反应。没办法只好重重的打了一下。

少年苏溪终于意识到旁人的存在,慢半拍的转过头去,刚好对上柠檬调整好的笑脸在眼前放大。他想都没想,直接倒了上去。

柠檬吓呆了,让男生在自己肩膀上躺了三分钟终于缓过神来,轻拍着男生的脑袋边问他的宿舍在哪儿,或者是有不有可以来接他回去的人,然而喝得死醉的苏溪什么都回答不上来,还一个劲的喊着什么。

“晨曦,晨曦,你……别离开我好吗?我……我知道错了,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好不好?”

她也只有轻抚背部以表安慰。内心就像是打翻了十几年的老醋,熏得睁不开眼。‘晨曦,应该是那次看到的那个女生吧,就是苏溪的女朋友,他们是不是分手了呢?不然他怎么会一个人呆在这儿喝闷酒?’他有一大堆的问题堆在脑袋里,就像是蜜蜂在嗡嗡作响,扰得人心烦。

柠檬见苏溪也答不上什么来,只好将他扶起踉踉跄跄的走向附近的宾馆。像他这样怕是要一晚上都没人管,第二天早上感冒了怎么办?

她在宾馆前台登了记,又扶着浑身无力的苏溪上楼去,终于到了房间,像是解放了般将他摔到了床上,自己则现在床边揉着酸痛的肩膀。

安顿好男生后,柠檬打算离开,刚打开房门转头就看见苏溪的表情,看样子是要吐了,她无奈的关上房门,拿着垃圾桶递到床边,安抚性的拍打男生的背,让他能够感觉到舒服一点。

柠檬一边骂着他,一边又在收拾他的烂摊子,暗自嘲讽自己也只能在这种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能和他在一起。

收拾好之后,又将苏溪抬在床上去,给他摆好一个舒服的姿态,转身离开。可就是在她转身刚走的时候,一双温暖的手紧紧的拽着她,令她动弹不得。柠檬楞了十几秒,那种被温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就像是吃了带有剧毒的食物,从血液流至心脏,再从心脏一点一点的麻痹身体。

她慢慢的转身,看见原来已经摆好了卧位的少年直起身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柠檬想都没想还是打算扶他睡觉,另一个手刚搭上肩头就被男生翻身重重的扣到了床上。她的脑袋里面急剧充血,想到了某本言情小说里面的情景,好像和她现在的情况差不多,羞红了脸,双手双脚齐上想把他推开,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喝醉酒了的少年力气大的惊人,任凭她怎么推都推不动。

苏溪就像是发了疯的一样拉扯着她的衣服,都快吓死了,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推开他,但是没有丝毫成果。柠檬眼见最后的一件短袖都快被扯掉了,没办法只能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他终于停下来了,脸上的五指印开始浮现出来,触目惊心。

柠檬又觉得对不起他,轻轻的抚摸他的脸,却被他死死的握住,眼神死死的看着她,眼角流露出令人不易察觉的悲伤,他看着她,又像是没有看着她,因为他的眼里没有她。

“晨曦,你真的,要离开我吗?我会对你好的,你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好不好?”说着说着就开始哭了起来,两颗清泪挂在脸颊上,柠檬看到这个场景已经忘记了他刚刚所做的所有,一瞬间母性大发,慢慢的拥抱着他。

柠檬想,可能以后我们也不一定会再见了,那份卑劣的爱也无法说出口,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以一种令世人不齿的方法,我也想要和你待在一起。

“苏溪啊,我真的挺喜欢你的。”喜欢到,可以把自己都给你。

苏溪醒来的时候,头疼得都快炸了,使劲的揉搓自己的脑袋,能让自己保持思绪清楚,看到自己身在宾馆的床上,床的中间还有一团触目惊心的红色,在白色的床单上盛开。

他一下子就清醒了,环绕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人,枕旁也已经没有了温度,只有床头柜上放着一杯浓茶,解酒的浓茶。苏溪很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在记忆里搜索了一大圈,终于浮现出了一个瘦弱的,巴掌大的脸上总是带着古灵精怪的笑容,说话的时候总是喜欢嘴角上扬的人。

苏溪在床上挣扎了半天,在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夏柠檬,最后还是掏出了手机在那个搜索栏里找到很久以前存的号码,心情忐忑的按了拨号键。

柠檬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细细软软的咬着早餐,完全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被手机铃声吓得半死,大概也是手机好久没响过了,连自己都已经忘了是自己的手机在响,直到手机的震动在裤兜里面透过薄薄的布料接触着肉体,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放下早餐,拿起手机看都没看就按下接听键放在左耳。

“喂,是柠檬吗?夏柠檬?”清凉的声音透过冰凉的手机传过来,没有任何温度却让她羞红了脸,耳朵红得快要滴出血来。

柠檬不用问都可以知道是谁,那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经常想念的声音,像上瘾了一样想得快要发疯了的声音。她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的狼狈。

“嗯,对,请问你是谁?”嗯,首先要装作不认识。

“是我,苏溪,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一面。”

“额……好啊,什么时候?”柠檬愣了半秒,说话都变得不流利起来,心脏就像是有千万只白蚁吞噬着,焦灼得烧心。

“那就中午吧,在那个南格咖啡厅,到时候你打我电话,我就是这个电话,好吧?”

“好,我知道了。”柠檬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要死了,那个不听话的心脏完全像是没有规律的蹦跳着。苦笑了一下,匆匆跑回那个 的出租房里,细心装扮着,把衣服里面所有的衣服都拿出来试了一下,还拿出劣质的化妆品往脸上涂涂抹抹,看到镜子中的那个人变得面目全非才罢休。

终于到了中午,柠檬匆匆赶去赴约,刚到达目的地,转眼就看到苏溪印在咖啡厅橱窗的侧脸,根根睫毛清明,握着马克杯的手骨节分明,皮肤白嫩的连她这个女生都觉得羞愧。

她平静了一下心情,整理好衣物,将包包从前面调到后面,又从后面调到前面,才深吸一口气踏了进去。

苏溪见她进来,放下手中的杯子,跟她打招呼,意示让她过去。

柠檬不安的绞着衣角,走到他对面坐下。一瞬间气氛就像是掉进了冰窖,冷得令人发抖。

“你要喝点什么?要不来一个红豆奶昔吧,听说红豆养颜。”苏溪张口说话,尽量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也不望着她,眼神没有焦距。

柠檬心一下就痛了,换上一张乖巧的笑容,忙不迭的答应“好啊,好啊!”

服务员端着一大杯冒着热气的奶昔放在桌上,苏溪用眼神示意她快喝,也不知咋的柠檬就鬼使神差的抓起来一口灌下去,热气腾腾的直冲眼睛,一下子烫到了喉咙,剧烈咳嗽起来。

男生也没想到会这样,连忙跨过身去帮忙抚背,一下又一下,轻轻的落在柠檬的背上,有种电流透过衣角到达身体,令她颤抖。

等她停下来,苏溪就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一双桃花眼都快闪瞎了她的眼。

“夏柠檬,昨天……昨天晚上是不是你?我……喝醉了以后……”她就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突然又羞红了脸,强烈的打断了他的话。

“没事儿,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意这些干嘛,都成年了嘛,呵呵。”柠檬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那么的风尘,不想让他背负太多的罪恶,也不想让他感觉到自己欠她的,只是语句落下的时候有一丝丝令人不易察觉的颤抖。

“我就想确认一下,原来真的是你,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苏溪一脸认真,柠檬看着那副坚毅的面容,可怎么看都觉得他很悲伤,柠檬一下子就火了。

“负责?你是打算怎么对我负责?给我钱?还是和我结婚?”

苏溪大概猜到了这个结果,陪着笑,指尖轻轻的敲打在咖啡厅的木质圆桌上。

“柠檬,你要是觉得我能好好对你的话,我们……在一起吧?”

苏溪说,柠檬,我们在一起吧,他还说,你要是觉得我能对你好的话,这一刻全世界都失去了声音,只有苏溪的话穿透耳膜,从左耳传到右耳,再从右耳传到左耳,左耳是最接近心脏的地方。

柠檬还是和苏溪在一起了。因为柠檬实在是无法是拒绝他,我喜欢你,就算是用这种卑劣的方法留住你也行,只要是你。

那天下午,苏溪送柠檬回家,到达楼下的时候,柠檬像他挥挥手,让他快回去。苏溪也在让她快点上楼之后快步离开。

柠檬上楼的时候踩着自己的影子,忽然就觉得委屈,闷声哭了起来,三部并做两步的奔上楼去,将门锁反锁,也没有开灯,月光透过窗帘打在她的脸上,转头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中午画的妆变得模糊不堪,各种色调配在脸上,就像个小丑一样,触目惊心。

苏溪你看,我用这种方法才能和你在一起,我们果然是,配不上啊。

不得不说,苏溪真的是一个非常称职的男朋友,他会在柠檬坐在阳光下摆摊的时候扯过一把小凳子,直挺挺的坐在旁边,本来就生的耀眼,认真陪着她看电视的模样更是惹得一大堆女生令之倾倒,围在小摊的周围娇笑不停,得亏了这座大佛,柠檬的生意好了不少。也会在天冷的时候拿起自己的外套披在在她的身上,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一对模范夫妻。但是只有柠檬才知道他不爱她,就像是莫文蔚一首歌里面唱的《他不爱我》一样,拥抱的时候太冷清,沉默的时候又太用心。

不过柠檬光是这样就已经觉得足够了,能够有他陪伴在身边,就不怕外面风雨有多大。

她的好朋友初识约她见面。他们两个还是在小学的时候认识的,彼此相交到现在,就像初识说的一样,臭味相投。

她在约好的地方相见,怎么看初识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柠檬,你和苏溪两个人之间还好吧?没发生什么事儿吧?”

柠檬权当是在担心自己,“噗嗤”一笑:“没事儿啊,挺好的,咋啦?”

初识的脸色有点为难,左手握紧照片的指尖泛白,像是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柠檬,你……还是和苏溪分手吧,我觉得你们两个有点不合适。”

柠檬一下子就愣了,手上还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现在却因为她的话让她手足无措,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继续喝。

他们可以说任何事,唯独苏溪不能说,这是她的软肋,一碰就会疼。

“我们不合适?难道你们两个合适?你喜欢苏溪吧?我早就看出来了,想让我离开他,门都没有。”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么恶毒的话来自于自己的喉咙,他就像是一朵浑身浸满毒药的花,

伤及全身。

“呵,夏柠檬,原来我初识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我是为你好啊你知道吗,你这样下去早晚会伤到自己的。”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心,你说我们不合适就不合适啦?”

“好!夏柠檬,我算是知道了,你根本没有把我当过你的朋友,我他妈的是非要自己腆着脸来找你的,我初识算是看错人了,以后权当不认识!”最后几个字看起来像是从牙缝里吐出来的,字字诛心。

初识起身离开,将一张照片甩在她的面前,满脸眼泪。柠檬下意识的想要拉住她,重叠在一起的手怎样都解不开,任由她离去。

初识走后,柠檬将那张照片拿起来细细观摩,照片中的人身影很是模糊,但她仅凭一眼就可以看出是谁。照片中的男女肆无忌惮的搂在一起,姿态暧昧,低头欷吁,任谁看都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而今天刚好是他们在一起的两个月。

柠檬像是疯了一般,疯狂的将照片撕毁,飘零在空中的碎屑落在她的头发上,鼻子上,眼睛上,悲伤也跟着灌入心脏。

女生找上门来是她看到照片后的一个月之后。

在这一个月里她想过无数次要与他分开的场景,见证了他们之间貌合神离的爱情,却始终没有勇气拿着照片去质问他。

她记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前一次他们在水果摊相遇,她挽着苏溪的手臂,这一次,她还是挽着他的手臂,只是少年面露难色,不似上次那般和颜欢色。

柠檬有点为难,不想在这个地方吵吵闹闹,眼睛却一直盯着苏溪。

“夏柠檬是吧?我希望你现在离苏溪远一点,不要再去招惹他!”晨曦指着柠檬的脸,距离她仅有三厘米,咄咄逼人。

柠檬一巴掌拍掉眼前碍人的手指,叉起双腰,眼神如炬:“凭什么?我跟你说我现在才是他的女朋友,你算个什么东西?有资格说这话吗?你就不害臊吗?”

晨曦也被逼急了眼,呵呵冷笑:“我害臊?我倒要问问你害不害臊,你一个女生趁他喝醉酒了大半夜的爬上人家的床,让他和我分手,用这种手段去得到他,拥有他,你问我害不害臊?你这种女人啊我都是见多了的,一个个的真是不要脸,你爹妈没有好好教育过你女生要懂得矜持吗?!”

柠檬瞪大了眼睛,原来在别人眼里她便是这样无羞无臊的人,这她也无所谓,重要的是连他都这样觉得,她转变视线,望着这个她一直深爱的男孩,想要把他看穿。

苏溪不敢和柠檬的视线对视,怕看到她眼底满满的忧伤,只好低下头说了声对不起。

你是我的软肋,而你却不是我的盖世英雄。

晨曦火了,拉着苏溪的手十指相扣,示威一般的看着她,满脸挑衅。

柠檬心痛的无法呼吸,捂住胸口慢慢坐下,用手势示意他们赶快离开,妈妈说过,要离开的人血液里面住着风,挽留不住。

“走吧走吧,从此以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见。”

她装作很镇定的收拾好摊位,远看着他们走远,拐弯消失时眼泪破眶而出,连绵不断的眼泪一颗颗晶莹剔透的落在水果上,闪得眼涨。

后来柠檬离开了这个地方,说是离开还不如说是被迫。苏溪他们来大闹后的第二天,关于她各种狐狸精的版本流播开来,像一个毒气弹在这个丑陋的小巷子里面蔓延,内容太过于不堪,她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流言蜚语,简单的处理了水果和摊位,往老家飞去。

回到老家之后,柠檬请求她爸给她送去上学,跪在屋门前一晚上她爸才红着眼睛答应。

她又重新回到学校,拿起有一年没有拿过的笔,心情格外的惆怅,还好原来的基础不错,补补也就上来了。

后来她努力的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因为原来在外面工作了一年有了经验,贷款开了一家水果店,生意也算可以,节节盈利。才大一就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再加上在这一年的时间保养自己,给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获得了一大堆人的追捧,成为了S大的一大神话。

柠檬也回去过他在的城市一趟,到了那个城市腿就不受控制的往苏溪所读的大学跨,她以为学校那么大,应该不会遇见,谁知转个身的功夫就碰到了他。浑身颤抖。

他还是那副模样,清秀阳光,身旁站着的少女不是晨曦,却有点貌似前两年的她,瘦瘦的,小小的,一双大眼睛总是喜欢笑。

她这才知道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不配,所有的不配大概就是不够爱罢了。

她挣扎着往后退了几步,躲在旁边的假山里。

在她的记忆里她一共遇见他六次,第一次失了心,第二次失了财,第三次失了身,第四次失了信仰,第五次失了友情,第六次失了尊严。

她不想再遇见他第七次,像亚马逊毒蛇一般,第七步会死。

没关系,我现在很好,没你也很好。

娱乐八卦
李雨桐曝光与薛之谦亲密合照 李雨桐晒合同证实占网店80%股份

李雨桐曝光与薛之谦亲密合照 李雨

昨晚李雨桐晒出了当年和薛之谦开设UUJULY网店的合同书,证实自己和薛之谦各占40%和60的股份,直到第二份合同书 ...

网络热门
吾爱诗经强选笑话段子(第11期)一转身就是一被子

吾爱诗经强选笑话段子(第11期)一转

有的人一转身就是一被子,如果你有这样的床伴可能也会经常性的感冒了吧,那么生活中还有其他哪些好玩有趣事情闹 ...

网友评论

艾玛娱乐美文网 Copyright@ 2017-2018 www.aimagen.com
本站资料均来源互联网收集整理,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跟我们联系。联系邮箱:aimagen@aimagen.com
网站备案号 : 粤ICP备艾玛网 鄂公网安备 888888-000000号 网站地图

关注艾玛诗经爱情网